《南京家長已瘋》引關注!減負,卻忘了減掉教育的功利性

發布時間:2019-10-31           作者: 閱讀: 413 views

 

文章來源:格十三、南方都市報

近日,一篇名為《南京家長已瘋》的網文刷屏,引發網友熱議。
《南京家長已瘋》作者:格十三(ID:GSSW13)
最近,南京在搞素質教育試點,開始了另一輪的減輕負擔。簡直不要太好了!

素質教育,減輕負擔,宣傳了這么多年,雖然我沒有看到學生的負擔減輕,教學質量提高了,倒是讓我覺得父母在各個方面的素質高了不少,挑選補習班的的眼力見長了,自己輔導功課的能力也提高了。

這次南京的家長經歷的可不是一場小打小鬧,這不,家長們都已經向有關部門公開投訴這項減輕負擔的政策,引起了軒然大波。先讓我們看一下這次舉措都有什么:

首先,有各種各樣的“不許”,不許參加補習班,不許考試,不許公開成績,不許按照分數分班。

太好了,不允許這些,其它的什么我不知道,至少孩子們快樂,母慈子孝了。

然后他們突擊檢查學校,甚至檢查了學生的書包沒有沒有“違禁物品”,——卷子、課外輔導書本和作業本。

很好!讓南京的孩子們更早地明白“權威”的力量。即使你是個孩子,作為“祖國的花朵”,軟弱無力的小肩膀上怎么可以背負著這么重的負擔呢,那些骯臟作業本和考卷就該唾棄!

接下來,抵制胡里花哨的課外輔導,只能使用學校的配套教材。

簡直高興到落淚啊,家長們太幸福了,終于不要去研究那些亂七八糟教程中類似鬼的問題了。只要我的孩子可以在配套的教學上做1 + 1=2的題,那么大家都是學霸了啊。

然后,減少上課時間,提早離開學校,并可以在下午3點就可以在家“葛優躺”了。

啥,還有下午茶?這不是在做夢吧!如果沒有意外,學生可以每天下午3點回家,堅持開始練習鋼琴。參加中高考后,除了文化課程不及格外,專業藝術科目應能夠脫穎而出,并考上頂尖的專業學院。毫無疑問,這是南京市民通往人生巔峰的星光大道啊。

最后,說好和家長一起發瘋的。結果,學校本身先瘋了,直接說:你們的娃,你們應該自己在家中努力。

好好哦! 南京父母空有一身好武藝都不知道如何展示它呢,感謝學校給的“好機會”,家長們可以親自幫孩子打通任督二脈,徒手訓練將孩子抬進高中去!

根據這種趨勢,可以推測下一代南京公民有望成為率領步入“世外桃源”的第一批山頂洞人了,他們還是學會了26 個英文字母和九九乘法口訣有文化的山頂洞人,

為什么沒有二元一次方程?不好意思,減負了。

南京父母已經瘋了很多年,但那是另一種瘋狂。 江蘇省作為中國高考的最大省份,如果你從太空看地球,你將看不到金字塔和萬里長城,但是您可以看到江蘇學子秉燭夜讀時課桌上堆積成山的模擬券。壓力大不大?真的大。家長崩不崩潰?真的崩潰!但這種破潰是現如今的中高考選拔機制的缺陷,在暫時不能改變的前提下,已成為一種習慣。

而這次南京家長的瘋狂在于當前的迷茫時刻和更加混亂的未來。學霸和學渣同樂,想學的和不想學的同步,一切祥和,萬壽無疆。
我的一個朋友在南京開了一家餐館,幾天前給我發賀電:勞資鹽水鴨都只賣了半天,下午4點關門,回家給娃做復習,還要偷偷摸摸的學,打槍的不要,讓娃別說出來!

如果被問到:“您有課外輔導嗎?” “不,不,沒有” .孩子第一次了解生活不能承受的事情。

看看南京媽媽有這樣的生活,我又問了幾個。

“到本學期為止,還沒有一次正式的單元測試,甚至沒有小測試。回家作業20分鐘內就完成了。我都不知道孩子學了半天的到底學的怎么樣。”

“不讓帶教輔資料去學校,每天在家里完成,父母拍照,然后把照片發給老師……”

“學期末只有一次考試,成績尚未公布,呵呵呵。”

“我們每年不參加考試。期末,給出英語20個單詞和20種中文發音的復習范圍。”

“上課時間已經改變,家庭作業記錄簿已被拿走而不是帶回家。甚至用來裝飾教室墻壁的英文單詞也被完全撕了。”

“包很輕,根本不用書包。”

看到南京媽媽們四腳朝天樂不可支的樣子,我酸了。

很難想象,當“運動一刀切”深入學校并進入自己孩子的教室時,孩子們需要統一口徑,消除證據并在教堂撒謊。

“我沒有功課”,“我們從不參加考試”,“我不在教室外面進行輔導”,“我要在下午3點從學校回家”。這些聲音非常漂亮,發生在當今的南京中,讓人嫉妒。我覺得時間在倒退,或者也許是時間前進了。我們來到了另一個平行的空間,在那里,語數外是什么鬼,不過只是生活的潤滑劑,用來填補素質教育的空白。

一言以蔽之,“你們自己在家努力吧”完全將教育的旗幟移交給了父母。

南京父母終于為快樂和痛苦的交織中,終于瘋了。

有一位家長告訴我,整個班級已經掀起了自我披露熱潮。 “老師,他的媽媽暗中給他做了奧數題。”這個奇怪而熟悉的話術竟然出現在了小學校園。

小學和初中的家長面臨著這一波優質教育改革浪潮。他們喜出望外,哭了,他們已經很高興誤入歧途。也許,你的孩子很快就會成為一個活潑而充滿活力的人、熱愛生活、輕松而快樂的、心智健康的學渣。

如果每個人都在一起努力做學渣,沒有什么不開心的啊。

恐怕有些“學渣”不知道如何開天眼并把絕對優勢進了重點高中,然后又以絕對優勢考入重點大學。

如果我沒記錯的話,2018年如火如荼“肅清”學鵝思之流。如今,在如此龐大的學校中,“減負”的盛況并沒有減少,誰在為誰撿柴?

那些真正快樂的南京家長可能已經忘記了這件事:煞費苦心的“快樂教育”可能是學校為學渣打造的的天堂。今天你鬧著減負,明天的入學考試會為你減輕難度嗎?還是因為你幸福而高考特別邀請你?

有點聰明的家長,無不拼命攢錢,報補習班,投功德箱。他們樂意?不,他們別無選擇。

我們也清楚地記得,當今社會上火爆的補習熱潮,應該正是學校從上一輪的“減輕負擔”開始的。

那些連孩子作業做到8:30都要打電話舉報學校和老師的家長們。如今終于迎來了勝利的曙光,他們是南京市民的棟梁,也是下一代健康成長的推動力。要謝謝他們嗎?你是否知道這項運動式的一刀切的改革,將培養出多少非競爭性的假學渣嗎?你知道當你的孩子接受了快樂的九年制義務教育而進入高中時,會面對什么樣的未來?

饅頭是一口一口吃,你現在要的快樂,是一種詭異的自我迷惑。人類絕不是依賴幸福的物種。所有的精英永遠不會在幸福中戰勝他人,并會繼續保持勝利。超越你輕松進入985的一切都不是天生的,也不是從下午3點開始的。更不是玩著長大的。即使你不希望你的孩子成為牛娃,至少也請不要阻止他人。

砍掉作業,取消考試,這種一刀切的做法不僅不負責任,也并不制造快樂。任何事情過度反應都是一種倒退。

最近我勸你不要在南京家長面前吐槽作業太多和補習班題太難,在他們眼中,你過的日子起碼還是正常的。曾經有一份很慘的生活擺在他們面前,他們沒有珍惜,等到失去時才知道,原來,沒有最慘,只有更慘。


減負,卻忘了減掉教育的功利性

來源:南方都市報

教育一直是公眾關注的熱門話題,關于何為減負、如何減負的探討和嘗試更是從未停止。最近,南京的減負令讓“南京家長已瘋”傳遍社交媒體,同時受到關注的教育話題還有中國青年報關于“高中到底上幾年”的報道,以及浙江剛發布的中小學生“減負33條”。

這三條看似關聯不太大的教育話題,實際上共同勾勒出了當前中小學教育的現實圖景和兩難困境。

今年,《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》(以下簡稱《意見》)提出了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主要任務,任務第一條就是堅持“五育”并舉,全面發展素質教育,要求突出德育實效,提升智育水平,強化體育鍛煉,增強美育熏陶,加強勞動教育,促進學生全面發展。但是,素質教育要怎么發展,減負具體怎么減,社會層面依然缺乏廣泛共識和成功經驗。

浙江最近發布的中小學生“減負33條”是地方對《意見》的落地。嚴格按照課表上課和活動,嚴格控制作業總量和時間,嚴禁利用周末和節假日補課,嚴格控制考試的次數和難度,并且,規定小學生晚9點、初中生晚10點后不做作業,而且,義務教育階段民辦學校也要和公辦學校統一招生,超過限額就要搖號。各地的規定大同小異,不過,具體實行起來,又很難逃出“高中到底上幾年”和“南京家長已瘋”這兩種結果。

一種,是像“高中到底上幾年”里呈現的,為了應考,前兩年趕進度上課,末年復習備考,為此,學校用陰陽課表應付檢查,教育部門睜一只眼閉一只眼,家長和學生理解并積極配合,默契地用素質教育的面子配著應試教育的里子。有的學校為了末年備考,把中學六年重新調整成初中兩年和高中四年,卻依然改變不了末年備考的命運。

學校、老師、家長、學生,也都知道全年應考的狀態不大正常,卻都“沒辦法”不做,畢竟,在高考面前,大家都“沒辦法”。

另一種,是像“南京家長已瘋”里呈現的,在南京禁止學生帶卷子、做課外輔導作業并且要求下午3點就放學、每學期只考一次試之后,家長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地給孩子暗中補習、上輔導課,還要讓孩子在學校假裝課后什么都沒學過。

這里的家長都陷入了博弈論中經典的囚徒困境,明明所有人什么都不做是最優解,但是沒有人知道別人會做什么,所以只好自己拼命地努力,以求搶占先機。家長們實在是“沒辦法”,他們怕的是被補習班“您來,我們培養您孩子;您不來,我們培養您孩子的競爭對手”的廣告詞言中,怕的是即使整個南京的孩子都不學,也會輸給其他地區的孩子,成為減負令下的“結構性學渣”。

做門面功夫不行,強推還是不行,是素質教育的錯嗎?當然不是。那難道是學校、家長乃至學生的錯嗎?更不是。

大家都不過是“沒辦法”,是對教育考核標準“沒辦法”,更是對社會競爭格局“沒辦法”。因為,大學生已經成為社會中位數的標配,成為大學生不一定能有一番作為,但至少不會過得太差。

于是,家長們即使知道只有一半的人能考上普高,又只有其中的一部分人能上大學,還是會拼了命幫孩子擠上車,期待他們成為這個社會的中位數或者幸運地比普通人再好一些。

這一屆的家長,無論有沒有通過高考改變命運,都是在這一套游戲規則里長大的,現在只是在一套相似的規則里,努力為孩子尋一個位置。

在這樣的“沒辦法”之下,教育被工具化了,上學、考試甚至被稱為“素質教育”的興趣愛好,都是工具化的,它們都是一疊疊不同的籌碼,以圖換取通往理想生活的通行證。大多數人都在“不要問,只要信”的信念下被推著走,普通人也的確沒有多少退出這套競爭機制的空間和余地。

忽略當前中小學教育的兩難困境一味呼吁愛的教育未免太阿Q,然而,現實困境一時難以改變,卻不代表教育本應如此。

教育不是技能培訓,為的不是讓人成為能通過市場檢驗的產品,而是讓人成為能獨立思考、人格健全的人。

減負減了很多年,依然沒減掉教育中的功利性。要治教育的病,卻不只是教育領域要吃藥。

減負,怎么減,減到什么程度?

如何恰到好處?

是門值得思考的學問!

關于減負,你怎么看?

歡迎留言,一起探討

文章來源:格十三、南方都市報,如有侵權,請聯系我們刪除。

關注微信公眾號:浪騰軟件

或添加微信:lantelman

浪騰軟件網址:http://www.kafrln.live

TAG標簽:
?
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企業QQ:3003308971
電話:400-621-8114
地址:深圳坂田天安云谷3棟C座1701
軟件培訓學校

關注浪騰公眾號

行業管理軟件
QQ咨詢
軟件培訓
電話咨詢
教育培訓機構

400-621-8114

(早9:00-晚10:00)
教育管理 教育行業oa
掃一掃加浪騰君微信
教育oa辦公系統
微信咨詢
學校網站系統
我要購買
信息管理系統
返回頂部
双双大床红利扑克100手客服 平台自媒体怎么赚钱吗 手淘可以赚钱吗 六合彩生肖 新时时彩兑奖规则 广东11选5走势 广东36选7开奖结果今晚开奖结果 广东省福利彩票软件 欢乐炸金花2017版下载 18023足彩进球彩开奖记录 时时彩组六全包平刷能赚钱吗 第一次做生意的人做什么赚钱 怎样买五分彩的技巧 龙王捕鱼破解版 赚钱猫不要兼职猫 足彩半全场怎么玩 彩票